<track id="l7lp7"><strike id="l7lp7"><rp id="l7lp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/track>
        <pre id="l7lp7"><ruby id="l7lp7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憨山德清

            明代詩人

            憨山德清(1546年11月15日-1623年1月15日),俗姓蔡,字澄印,號憨山,法號德清,謚號弘覺禪師,安徽全椒人,明朝佛教出家眾,為臨濟宗門下。復興禪宗,與紫柏真可是至交,被認為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。憨山德清精通釋、道、儒三家學說,主張三家思想的融合。倡導禪凈雙修,教人念自性佛,其思想見解頗與禪宗六祖惠能大師相契。中國禪宗的祖庭—曹溪,經過憨山德清的銳意經營,由荒廢恢復舊觀,因此被稱為曹溪中興祖師。其功德巍巍,為后人所敬仰。

            憨山德清詩詞作品
            主要成就
      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      中興曹溪

            曹溪,禪宗南宗別號。以六祖慧能在曹溪寶林寺演法而得名。韶州(今廣東省曲江縣)曹溪寶林寺的建立,是在南北朝梁武帝天監三年(公元504年)。經過南北朝和隋唐之際軍事戰亂,到了唐初,寶林寺近于毀廢。六祖慧能剃度后再次回到韶州曹溪,住持寶林寺,對寶林寺進行大規模擴建,使得其香火鼎盛。至明末,這座唐朝著名的禪宗道場,已經破落不堪。修行的僧人們不守戒律,飲酒食肉,經營生產。憨山德清有感于曹溪祖庭的敗落,著手進行整治,歷經一年,使大鑒之道,有勃然中興之勢,被尊為曹溪中興祖師。

            佛學主張

            修心

            關于德清的佛學思想,吳應賓在其《憨山大師塔銘》中曾說,德清有與圭峰宗密、覺范和延壽諸家相似之處,在法界觀上似宗密,在文字禪方面似覺范,在以心為宗方面似延壽,可見其思想,并不拘于一家。

            德清是臨濟系統內的禪僧,在禪學觀上,德清堅持原禪的一些基本觀點,他論為人人自心光明圓滿,各各現成,不欠毫發,眾生因為無始劫來的愛根種子造成的深厚妄想,障蔽了這個妙明之心,得不到真實受用,一心只在妄想世界里做活計,流浪生死。只要一念頓歇妄念,就能徹見自心,清凈本然了無一物,這就叫悟。他強調,所謂修,所謂悟,都是修此心,悟此心,不是離開自心而別有可修可悟者。

            德清進一步證明為什么只需修此心,悟此心,他認為,三界唯心,萬法唯識,佛法只是解說這八個字。心外無法,心外無事,所以,“除此一心,無片事可得”(《示蘄陽宗遠庵歸宗常公》,《憨山老人夢游集》卷七)。所謂事法,只是識所變現,識只是心迷而有,已經失去真如之名,推究自心,則了無可得之處。

            德清認為,本質上禪宗向上一路,直指自心,明心見性,頓悟成佛,無需修行,而處處都真,平常生活,都見法身,“江光水色,鳥語潮音,皆演般若實相;晨鐘暮鼓,送往迎來,皆空生晏坐石室見法身時也?!保ā妒眷`州鏡上人》,同上卷三)不但無修,也無知解,無文字般若,要將從前知解,盡情脫去,一點知見都用不著,要將文言字句,全都去除?!八x之般若,又豈有文言字句,寄于齒頰之端耶?”(同上)這卻是與紫柏真可有些差異的。但是,末法時代,“吾人積劫習染堅固,我愛根深難拔?!保ā洞疣嶇麕r中丞》,同上卷一)所以不可能像祖師那樣的直指,學人不能頓悟,而有參禪提話頭之說,但祖師們并未有公案話頭之類。德清并不反對參話頭,他只是指出,參話頭不是在公案話頭、文字語句上下功夫,要的是參究自己,而禪界學人,卻”不知向根底究,只管在話頭上求,求來求去,忽然想出一段光景,就說悟了……如此參禪,豈不瞎卻天下后世人眼睛?”(《示參禪切要》,同上卷六)德清強調參禪要下疑情,有懷疑精神,他非常推崇“小疑小悟,大疑大悟,不疑不悟”這一原則,疑情破處便是悟。參禪又要有大勇猛力,大精進力,大忍辱力,決不能思前算后,決不能怯弱。

            融凈

            德清的凈土思想,是自心凈土,他說:“今所念之佛,即自性彌陀,所求凈土,即唯心極樂。諸人茍能念念不忘,心心彌陀出現,步步極樂家邦,又何以遠企于十萬億國之外,別有凈土可歸耶?”(《示優婆塞結念佛社》,同上卷二)這就是與凈土宗所講的西方凈土有所區別,實際上以禪的思想加入并改造凈土宗,如果從禪凈合一的角度分析,是以禪為主而融入凈土,這與袾宏所講的西方凈土有些區別,但在實際操作上,則又是講他利的。

            修行

            凈土法門的具體修行方法,德清弘傳的是念佛,他在雷州時,就向不能進修自度的人傳授念佛三昧,專念阿彌陀佛名號,或念三五千聲,或念一萬聲,早晚如此。

            德清又從話頭禪的角度,把參禪和念佛結合起來,參話頭只要參這個念佛,“只是心心不忘佛號,即此便是話頭?!保ā洞鸬峦鯁枴?,同上卷十)就是單提一聲阿彌陀佛作為話頭,下個疑情,審問這念佛的是誰,再提再審,審之又審,看看這念佛的究竟是誰,這樣一切雜念當下頓斷,不容再起。

            德清不只主張禪凈融合,也講禪教融合,三教融合。關于禪教,德清認為達摩雖講禪是教外別傳的,其實他也是以教來印證禪的,可見教禪本無二致。禪宗中雖然也有超佛越祖之談,但實際上也是要人成佛作祖去的,而要成佛作祖,必須要遵照佛祖的言教而行。舍教而習禪,“是舍規矩而求方圓也”(《示六如坤公》,同上卷八)。

            三教融合

            關于三教,德清花了很多篇幅來說明三教的融合,他有一句名言,“為學有三要,所謂不知《春秋》,不能涉世;不精《老》、《莊》,不能忘世;不參禪,不能出世?!保ā秾W要》,同上卷三十九)這三者缺一不可,缺一則偏,缺二則隘,三者全無而稱之為人者,則是貌似人而已。

            憨山有關三教之會通,比較完整而有系統的論述,見于所著《觀老莊影響論》一篇中。三教之間,特別是儒佛之間,德清也提出了許多融合的根據,最根本的,儒家講忠講孝,德清則講佛教也講忠孝的:“出家人寧可上負佛祖,下負我憨山老人,不可自負,不可負君,不可負親?!?/p>

            人物生平
      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sharoncosloyblank.com]

            早年事跡

            父親蔡彥高,金陵府全椒縣居民。 母親洪氏,虔誠的佛教徒,奉觀音大士,一夜因夢見觀世音菩薩抱送童子而有孕。七歲時,鐘愛他的叔父病死,德清開始思索生死去來的問題。德清九歲時,常隨母親至寺院禮佛,能背誦《普門品》。嘉靖三十六年(西元一五五七),德清十二歲,辭親入報恩寺依西林永寧和尚誦習經教,兼習儒學及古文詩賦。不久,即能背誦《法華經》,并博通內外黃老之學。

            求法因緣

            十九歲,德清往謁棲霞山云谷法會禪師領受禪法,讀到《中峰廣錄》時,體會禪中三昧,乃決志參禪,便返回報恩寺出家,受具足戒。一日,聽和尚講《華嚴玄談》,至十玄門、海印森羅常住處,恍然了悟法界圓融無盡之旨,因而懇切仰慕華嚴宗清涼澄觀法師的為人,自字“澄印”。

            自號憨山

            隆慶五年(1571),他北游參學,先至北京聽講《法華》和唯識,并參徧融(真圓)、笑巖(德寶)二巨匠,請示禪要。繼往游五臺山,見北臺憨山風景奇秀,即有取為自號之意。不久又回北京西山,獲識當時名士王鳳洲、汪次公、歐楨伯等,以詩文相唱酬。

            萬歷二年(1574)他又離京行腳,游嵩山、洛陽,至山西蒲州會見妙峰,和他同上五臺山,居北臺之龍門,專事參禪。萬歷四年(1576),袾宏游五臺山,與憨山敘談五日,使其深受禪凈兼修思想的影響。萬歷九年(1581),神宗慈圣太后派人至五臺山設“祈儲道場”并修造舍利塔,他和妙峰共建無遮會為道場回向。越年在山講《華嚴玄談》,聽眾近萬人。

            萬歷十一年(1583),德清赴東海牢山(山東嶗山)那羅延窟結廬安居,開始用憨山為別號?;侍笄彩顾腿Ы馂樗ㄢ志幼?,當時山東遭災荒,他即建議將此費全數施舍給災民。萬歷十四年(1586),神宗印刷大藏經十五部分送全國名山,慈圣太后特送一部與東海牢山,因無處安置,又施材修寺,稱海印寺。同年,真可(達觀)與弟子道開為刻藏事特來訪他,住了兩旬而去。萬歷二十年(1592),他訪達觀于房山上方山,同游石經山,巡禮隋靜琬所刻石經。時靜琬塔院為僧所賣,達觀出資贖回,德清撰《復涿州石經山琬公塔院記》。

            充軍廣東

            萬歷二十三年(1595),神宗不滿意皇太后為佛事耗費巨資,恰恰太后又派了個當時大臣所忌的使者送經到牢山,這樣就遷罪于德清。他從北京回來,被捕下獄,以私創寺院罪名充軍去廣東雷州。他于十月間攜侍者福善南行,至韶關,入曹溪南華寺禮六祖肉身,越三年三月到達雷州。時雷州旱荒,饑民死亡載道,他發動群眾掩埋并建濟度道場。八月間,鎮府令他還廣州,當地官民仰慕他的學德,經常有人去訪問他。他即以罪犯服裝登座為眾說法,創開嶺南的佛教風氣。

            住持曹溪

            萬歷二十八年(1600)秋,南韶長官祝公請他入曹溪,時南華寺衰落已久,他到寺后,開辟祖庭,選僧受戒,設立僧學,訂立清規,一年之間,百廢俱興。萬歷三十一年(1603),達觀在京師因《妖書》事,被捕下獄,又累及德清,仍被遣還雷州。這中間他曾渡海游海南島,訪蘇東坡故居,作《瓊海探奇記》。

            萬歷三十四年(1606)八月,明廷大赦,德清于是再回曹溪。他為復修南華寺大殿,自往端州采運大木。有僧挾嫌誣他私用凈財,訟于按察院,他船居芙蓉江上二年待訊,大病幾死。后來雖真相大白,他卻堅決辭去曹溪的住持,至廣州長春庵,為眾講經。

            結緣廬山

            萬歷四十一年(1613),他從廣州至衡陽,居靈湖萬圣寺。緇素又在寺傍為他建成曇華精舍。他在衡陽寫成了《楞嚴通議》、《法華通議》、《起信論略疏》,并自開講。

            萬歷四十四年(1616)四月,他離湖南,至九江,登廬山。九江四眾弟子為建靜室于五乳峰下,他很愛其環境幽寂,有終老其地之意。后到徑山,即為達觀舉行荼毗佛事并撰塔銘。

            萬歷四十五年(1617)正月,他又去杭州云棲寺為袾宏作《蓮池大師塔銘》。時各地僧徒領袖在西湖集會歡迎他,盛況一時。歸途經蘇州、華嚴學者巢松、一雨請入華山游覽。又被弟子洞聞、漢月及居士錢謙益迎至常熟虞山,說法于三峰清涼寺。同年五月回廬山。

            這時九江眾弟子為他在五乳峰下擴建道場,他即命名為法云寺,于此為眾開講《法華》、《楞嚴》、《金剛》、《起信》、《唯識》諸經論,并效遠公六時禮念,專心凈業。又為繼續華嚴一宗的遺緒,據《清涼疏鈔》撰成《華嚴經綱要》八十卷。

            圓寂前后

            天啟二年(1622),德清應韶陽太守張公之請,再入曹溪,為眾說戒講經。天啟三年十月示微疾,向大眾宣布道:“老僧世緣將盡矣!”有僧請他垂一言,他說:“金口所演,尚成故紙,我又何為?”(《憨山大師傳》,《憨山老人夢游集》卷五十五),后焚香趺坐而逝,世壽七十八,僧臘五十九,諡號“弘覺禪師”,后人為他立塔于南華寺天子崗。崇禎十三年(1640),弟子們將遺骸漆布升座,安放塔院,即今曹溪南華寺內供奉的憨山肉身像。(劉起相《本師憨山大和尚靈龕還曹溪供奉始末》)。

            憨山德清靈龕于天啟四年正月二十一日歸匡山。因匡山地多陰,不便安葬,經二十年后又從匡山重返廣東曹溪。大眾開靈龕瞻視,見大師結雙跏趺坐,面色鮮紅,爪發猶生,衣服尚新,只是開龕以后立即見風零星飄碎。當時有一僧人建議依天竺的方法,用海南栴檀末涂其體。眾人同意他的作法,此僧人涂罷以后即離去不見。然后弟子們恭恭敬敬為大師肉身披上了千佛衣,供奉于憨山寺內。

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憨山德清簡介-憨山德清的詩詞名句

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3 www.sharoncosloyblan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任我玩弄的乖巧丝袜邻居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strike id="l7lp7"><rp id="l7lp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l7lp7"><ruby id="l7lp7"></ruby></pr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