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l7lp7"><strike id="l7lp7"><rp id="l7lp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/track>
        <pre id="l7lp7"><ruby id="l7lp7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      猴哥帶你讀懂史記第三十八:兩京格局形成和對后世的重大影響

            作者:猴哥 國學知識 來源:網絡

              《猴哥帶你讀懂史記

              第四板塊、《史記》中的六波地理大開拓

              第三十八、兩京格局形成和對后世的重大影響

              上一講,我講了周武王借助分封制,實現了華夏世界的第一期地理大開拓。今天,我要帶你繼續讀《周本紀》,重點給你講述除了分封制之外,周武王另一個精妙的戰略布局——兩京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兩京格局,顧名思義,就是設置兩個京城,讓彼此遙相呼應。具體來說,周武王的“兩京”,指的就是鎬京-洛邑(長安-洛陽)。他先是將鎬京定為首都,又營建了洛邑這個第二都城,打造出鎬京-洛邑這個兩京格局。而這兩個點,在日后又發展成了長安-洛陽這條政治軸線。

              即便周朝覆滅了,分封制沒有了,兩漢、隋唐,都是以長安、洛陽為最重要的政治軸心,組建自己的政權,這個格局直到北宋時期才被打破,持續了千年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近千年里,長安和洛陽始終如此重要呢?這個兩京格局承擔了怎樣的作用?要弄清楚這兩個問題,我們必須回到兩京格局的初創時期,看看周武王是如何打造出這個千年格局的。

              周武王的戰略布局

              周王朝是一個興起在黃土高原上的政權,其統治中心經歷了多次遷徙,最終定在了鎬京。這個鎬京的位置,就在今天的西安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選在這個位置?

              在我看來,在農業文明時代,一個好的戰略要點,要同時具備三大要素——水、山和土,也就是要有豐沛的水源、險峻的要塞、肥沃的土壤。

              這三個條件聽起來稀松平常,但如果你真拿著這三條標準,在整個黃土層找一下,你就會發現,能夠同時完美滿足這三點的地方,不多,準確地說只有兩個,其中之一,就是周武王選中的第一首都鎬京(鎬京是長安的前身)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鎬京附近是多條重要河流的交叉點,有豐富的水資源。無論是生活飲用、生產耕作還是交通,都非常方便。一直到漢武帝時期,大才子司馬相如也曾根據這樣的地貌,描寫足有八條大河流交匯于長安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鎬京地處關中盆地,盆地內部有著廣闊的黃土資源,土壤肥沃,非常適合發展農業。因此,在《史記》中,很多人都將關中地區評價為“天府之國”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關中盆地四周都是山,地理環境天然形成了一個很完美的保護屏障,只要控制住了四周的隘口,就能保證關內形成可攻可守的格局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優越的地理環境,所以鎬京地區從周武王開始,直到唐朝,一直是中國的政治中心。日后秦的首都咸陽,漢唐的首都長安,距離鎬京的位置都不遠,大致都在今天西安市的范圍之內。

              而除了鎬京,按照水、山、土這三條標準衡量,第二個重要的地方就是周武王經營的洛邑(洛陽的前身)。

              洛邑,位于洛陽盆地的中心,盆地的外圍有優質的山地資源,為盆地提供了有效保護。盆地的內部有優質的黃土資源,而且,盆地內重要的河流最終也都是交匯在洛邑的附近,從而讓洛邑成為控局洛陽盆地的核心要點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洛邑還有一點特殊之處,那就是從交通角度來看,洛邑向西直通關中,向東可以直接進入華北平原,向南可以經南陽、襄陽進入長江、漢水的交匯地區,向北則直通太原,是一個比鎬京更接近當時國土中心位置的交通樞紐。這個地理位置可以讓軍隊更方便地進出華北平原,讓統治者便捷地調動華北平原上的資源,加強對四方的控制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,毫不夸張地說,在當時掌握了鎬京、洛邑這兩個點,就可以有效控制關中和洛陽兩大盆地。而控制了這兩大盆地,就可以有效掌控整個黃土層世界。也正是通過對這兩個戰略要點的經營,周王朝展開了一個巨大的交通網。 周朝的戰車部隊,就通過這張網,四通八達,往來馳騁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,這個過程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周武王選定了洛邑之后,不久就去世了。是他的弟弟周公旦和周成王一起,最終營建了洛邑,完善了兩京格局的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成王在豐,使召公復營洛邑,如武王之意。周公復卜申視,卒營筑,居九鼎焉。曰:“此天下之中,四方入貢道里均。”(《史記·周本紀第四》)

              其中,鎬京(長安)地區,被稱為宗周。宗就是祖宗的宗,象征源頭。作為第二首都的洛邑(洛陽)地區,則叫成周。成是成績、成功、完成的成,象征著開國大業的成功。這就是宗周、成周的來歷。

              周王朝之所以能夠控局天下將近四百年,很重要的一個基礎就是這個兩京格局。反過來,其實周王朝的衰敗,我認為很重要的一個原因,就是兩京格局的破壞。而破壞兩京格局的事件,就是平王東遷,周平王放棄鎬京,將首都東遷,困守洛邑。

              宗周的丟失

              平王東遷的起因,在于周幽王時期,因為繼承人糾紛,周王室發生了內亂,內亂又引發了蠻夷勢力的入侵。結果是,周幽王被殺。新的君主周平王,為了“辟戎寇”,也就是為了避開蠻夷勢力,把國都從鎬京向東遷徙到洛邑,兩京格局就此打破,然后“周室衰微”,周王室從此逐漸衰落。

              平王立,東遷于雒邑,辟戎寇。平王之時,周室衰微,諸侯彊并弱,齊、楚、秦、晉始大,政由方伯。(《史記·周本紀第四》)

              說到這里,你可能會有一個疑問,遷走就遷走唄,不是還有一個首都洛邑嗎?

              這里,我要給你敲個黑板,“兩京格局”,里面的“兩京”,地位不是對等的,而是有主有次,以關中為主,洛陽為輔。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以關中為主?一個原因是這兩個盆地的規模不同。關中盆地將近四萬平方公里,洛陽盆地則只有一千平方公里,算上旁邊的伊川盆地也就三千多平方公里。也就是說,關中盆地的資源量級,足有洛陽盆地的十幾倍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西漢初年劉邦跟大臣們一起討論,是定都長安還是定都洛陽時,張良才說,洛陽的戰略縱深太小,不如長安。我把《史記》的原文給你放在文稿里了,如果你感興趣,可以看看。

              劉敬說高帝曰:“都關中。”上疑之。左右大臣皆山東人,多勸上都雒陽:“雒陽東有成皋,西有殽黽,倍河,向伊雒,其固亦足恃。”留侯曰:“雒陽雖有此固,其中小,不過數百里,田地薄,四面受敵,此非用武之國也。夫關中左殽函,右隴蜀,沃野千里,南有巴蜀之饒,北有胡苑之利,阻三面而守,獨以一面東制諸侯。諸侯安定,河渭漕輓天下,西給京師;諸侯有變,順流而下,足以委輸。此所謂金城千里,天府之國也,劉敬說是也。”于是高帝即日駕,西都關中。(《史記·留侯世家》)

              另一個原因,是因為從地勢上來看,中國整個的地理走勢是西高東低,關中盆地整體在地勢上高于洛陽盆地,控制了關中是居高臨下,占據著地利之便。因此,從鎬京和洛邑兩個軸心的價值來看,洛邑是比不上鎬京的。放棄關中而遷都洛邑,實在是一次決策失誤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不止是周朝如此,縱觀中國早期歷史,經略關中比控制洛陽要占優勢。就像后來的西魏和北周,都是定都長安,雖然暫時失去洛陽,舍棄了東方,但假以時日還能一統天下。反過來,如果只控制洛陽,而不能控制關中就很難成功了,除非關中沒有強有力的競爭對手。像東漢,三國時期的魏國,后唐,都是關中衰落了才定都洛陽,并在定都之后,不斷自東向西去控制關中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司馬遷說,“夫作事者必于東南,收功實者常于西北”,是一個很厲害的洞察。

              夫作事者必于東南,收功實者常于西北。故禹興于西羌,湯起于亳,周之王也以豐鎬伐殷,秦之帝用雍州興,漢之興自蜀漢。(《史記·六國年表》)

              好,我們把話題拉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說,平王的東遷本身就是一次重大的決策失誤,但考慮到讓出鎬京,在當時可能是一次迫不得已的戰略轉移,還算情有可原??墒菛|遷洛邑之后,周平王又做了一個錯誤決策,這一次,真正讓局面無法挽回——周平王在東遷后,居然把關中盆地這個無比重要的地區,分封給了一個叫嬴開的貴族,以此感謝這個嬴開護駕東遷的功勞。

              而按照周朝當時的分封制度,一塊土地一旦封給了某個諸侯,就世世代代成了這個諸侯的領地。周天子既不能收回,也不能越級管理,更不能插手諸侯領地內的事務。

              這就意味著,周王室永遠失去了最重要的一個戰略基地,還堵死了自己收復失地的可能。周平王把控局天下的最佳位置,拱手送給了手下,反而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坐困在洛陽小盆地里的井底之蛙。

              而當周王朝無法維持完整的兩京格局時,就陷入了持續衰落的狀態。但反過來看,周王朝從西周變成東周之后,能死而不僵,又存活五百年,其中一個基本前提就在于,畢竟還有洛邑的小半壁基業可以讓周王室依靠,這正是兩京格局設計的精妙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只可惜,周平王沒有深刻理解這個布局的重要性,把中興的基礎,變成了自我設限的囚籠。而這個得到宗周的諸侯國,正是日后大名鼎鼎的秦國。嬴開也就成了秦國的第一代國君,這就是歷史中的秦襄公。

              西戎犬戎與申侯伐周,殺幽王酈山下。而秦襄公將兵救周,戰甚力,有功。周避犬戎難,東徙雒邑,襄公以兵送周平王。平王封襄公為諸侯,賜之岐以西之地。曰:“戎無道,侵奪我岐、豐之地,秦能攻逐戎,即有其地。”與誓,封爵之。襄公於是始國,與諸侯通使聘享之禮,乃用緌駒、黃牛、羝羊各三,祠上帝西畤。(《史記·秦本紀第五》)

              秦國通過據守關中盆地,苦心經營,最終開啟了新的大一統。而且,后來秦始皇一統天下之后,雖然沒有明確設立兩京,但對洛陽盆地也是很重視的。包括掌握從關中向中原的漕糧要道,設立敖倉、控制出入中原的重鎮滎陽,都是為了控制住洛陽盆地。

              兩相對比之下,你也就更明白兩京格局的重要價值了。從周王朝覆滅后,一直到宋朝,王朝的統治者大多嚴格控制鎬京-洛邑這兩個軸心。在此基礎上,形成了日后的長安-洛陽這個東西政治軸線,堪稱一個千年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北宋之后,雖然長安-洛陽這條軸線不復存在,中國歷史上依然保留著設置“兩京”的傳統。宋代設置了東京汴梁和西京洛陽,元朝設置了夏都開平和大都北京,明朝有首都北京和陪都南京,清朝則有首都北京和陪都盛京。

              影響千年的兩京格局

              而且,這個布局的影響,還超出了中國的政治邊界,對整個東亞文明世界都產生了深遠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你一定知道,日本的首都叫東京。與這個東京相對應的“西京”,就是京都。在德川幕府時代,當時,日本的象征性最高領導是天皇,就住在京都。 而德川幕府是實際控制日本政局的力量,大本營在江戶。這個江戶,就是后來的東京。

              明治維新之后,天皇也遷到了東京,但京都仍保留著重要的地位。今天的日本,儼然有兩個文化高地,一個是東京,代表的是現代化和國際化。一個是京都,代表的是傳統性和本土性。

              而這個京都的所謂“傳統性”里,其實有很多漢唐文化的基因。

              總結

              好,現在我來總結一下本講內容。今天這一講,我從周武王打造的鎬京-洛邑這個兩京格局切入,結合周平王東遷,將宗周分封給秦國的戰略失誤,分析了這個兩京格局背后的深層地理邏輯。這個兩京格局,不僅在中國一直延續近千年,更是對東亞文明都產生了巨大影響,在日本等國的歷史中,我們也能看到這個兩京格局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,再留一道思考題。請你談談,你對不同時期,不同國家的首都選擇,有什么新的理解?

            關鍵詞:猴哥帶你讀懂史記

      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      猴哥帶你讀懂史記第三十八:兩京格局形成和對后世的重大影響

      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2 www.sharoncosloyblank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      任我玩弄的乖巧丝袜邻居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strike id="l7lp7"><rp id="l7lp7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7lp7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l7lp7"><ruby id="l7lp7"></ruby></pre>